跑路了

裂音番外-离途羔羊与无神论者

一些正文里删减掉的片段


【裂音番外】离途羔羊与无神论者


林向宇的母亲是在鉴湖殡仪馆火化的。她生前一直在所在堂区的教会组织做义工,是位虔诚的天主教徒。

林向宇出生没多久就在圣母堂受了圣洗,直到他的名字被记录在堂区名册上的一周后他父亲才知道这件事,因怀孕生子而平静许久的家庭再一次爆发了久违的争吵。林向宇的父亲是生意人,从来只拜能招财的神。初遇原配的美好慢慢在价值观的冲突里消磨殆尽,当知道自己的儿子已经受洗的时候,他第一次用“神经病”直斥了他的妻子,一直到林向宇母亲自杀前,这个词时不时就会在这栋豪宅里响起。

林向宇母亲的信仰传承自父辈,当外祖父一家出现在鉴湖殡...

【晓狗/斐天】无尽夏番外-无处安放的小段子们

几个乱七八糟的小段子,一波放完。


全文剧情梗概如下:


唐斐:少年,玩心吗?

NPC1:妈妈不许你们在一起!

NPC2:那个混蛋不会回来了!

NPC3: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

NPC4:汪汪汪汪~

童少天:我有钱了!我回来当你的金主爸爸了!

唐斐:我的金主爸爸想睡我,怎么办?急!别等了,我把他睡了。


关于等待:


童少天:你就没考虑过我如果已经不是一个人了你该怎么办?

唐斐:你有女朋友,我等你分手。你有老婆,我等你离婚。你有孩子,我会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

【晓狗/斐天】无尽夏完结+后记

11


童少天17岁的最后一天收到了两个消息,一个好的一个坏的。

好消息是台风过后停了很长时间的供水终于在这天一早恢复了,坏消息是唐斐和老岳所在的剧组经费告罄,没有新投资方接盘,剧组就地解散。

那天傍晚,剩下不多的人在贾老板的客栈前院吃了顿散伙饭,中途唐斐和童少天去村口小卖部补了几次啤酒。老岳疯起来谁也拦不住,空酒瓶抡圆了往远处的海水里扔,一瓶接一瓶。


唐斐一整晚不发一言,童少天忙着安抚情绪激动的老岳。入夜后,大家终于电力耗尽,童少天拉着唐斐一起把喝大的人都送回房间,又回来继续收拾前院的满地狼藉。

空荡荡的院子里只留了屋檐下一盏孤灯,唐斐还嫌这奄...

【晓狗/斐天】无尽夏10

除了斐天,全员NPC助攻手,都是编的。

10


贾老板认为,开客栈这事从古至今都有一种浪漫的江湖气,像东邪西毒,也像和平饭店。

来自天南海北的旅人背着自己的人生故事,坐上他的吧台,置身于全然陌生的环境,面对全然陌生的人,都会暂时抛却自己的身份背景,产生空前的倾诉欲。贾老板打从十三年前辞了工作窝在这个小岛后,听过太多故事,见过太多人,最后留在记忆里的还是最初的那批客人。


客栈起始的年代,国内社会刚从金融危机中劫后余生,旧的组织方式即将被打破,新的工作形式正在被主张,于是潜藏在大都市小布尔乔亚青年里的某种渴望开始蠢蠢欲动,对后工业时代田园牧歌生活的向往怂恿着他...

【晓狗/斐天】无尽夏09

除了斐天,全员NPC助攻手,都是编的。

09

“你说,给它起什么名字好?”客栈老板收留的小土狗没几天就送上了一窝亲生的小奶狗作为大自然的馈赠,里面有只白底黄斑的格外喜欢童少天,为了追逐童少天赶海的脚步,毅然决然做了兄弟姐妹里第一个断奶的勇士。

“你不要乱起名字,这是人家老板的狗!”唐斐听见自己的声音在胸腔里震荡,随后淹没在四周漆黑的夜色里,海边特有的风声与拍岸声形成逼真的立体音效环绕着他们,让唐斐意识到他又被困在回忆编织的旧梦里了。


唐斐看着童少天和小奶狗在沙子里打滚,他沾满细沙的修长手掌揉搓着小奶狗透粉的肚皮,精力旺盛的小家伙扭身跳了起来,撒着欢地在前方开路,时不时回...

【晓狗/斐天】无尽夏07-08

07


初见童少天的时候,唐斐下意识把他当成了一个出身于完整家庭的孩子。这样的误解随着两人交往的深入才慢慢消除。

童少天每晚雷打不动给家里打电话报告行程,有时候喊妈有时候喊姥姥姥爷,唯独没有出现过父系家族的人。唐斐喜欢趁机偷偷拿走童少天的kindle盖泡面,然后看对方挂断电话后,用那把天生带着重感冒鼻音的嗓音一边叫着“不是这么用的会坏的!”一边扑到自己身上。

十七岁的童少天是个非常好脾气的男孩子,不偏激也不愤世嫉俗,看起来温和又有教养,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善意的好奇,唐斐很清楚他的母亲为了维护这一派童真花费了多少心力。

一个女人单身带着儿子,从薪水微薄的杂志撰稿转行为编剧,在...

【晓狗/过玥】今天的魔教也在瑟瑟发抖(一发完结)



【过玥】今天的魔教也在瑟瑟发抖

—— 一个三观不正的魔教人士自白


我是王五,魔教驻金州铁树岭象牙镇分舵的代理舵主,目前体温急速下降中,心率低于50,出现耳鸣、散光伴有身体多处要害持续性失血现象。一盏茶之前,我和我的马仔们遭遇了其它兄弟单位们遇到过的强*拆、拘*捕、罚*没等恶性行为,造成了本舵23死40伤的严重后果。


对此,行凶者甲是这样对旁边的行凶者乙解释的:“你们官府做事都这么婆婆妈妈的!就刚刚月七带走的那群我看着就有好几个眼熟的,不是打家就是劫舍,肯定没跑儿,你们自己衙门口贴着悬赏告示呢,玥啊,我直接帮你就地正法吧!”

“人带到官府,有...

【晓狗/斐天】无尽夏04-06

04


“喂!臭小子!你身体这么脆,让哥以后怎么带着你混!”

“我都付了你房租,当然是你养我啊!”

“靠!”


那天的后来,唐斐背了童少天一路,累到冲澡的时候腿直打颤,头发都来不及吹干就睡着了。

童少天洗完澡,看见唐斐睡死在一屋子生活废料里,湿漉漉的头发在床垫子上洇出了一小片水渍。出租屋很久没收拾过,空调遥控器也找不到,只有床头的一台电风扇顽强地搅动一室闷热污浊的空气。

童少天用最低档热风帮唐斐吹干头发,在沙发上给自己扒拉了一块地方,临睡前向家里报平安,在风扇转动的呼呼声里不知不觉睡着了。


美男鱼剧组开机的第一周,为了拍摄宣传物料,唐斐...

【晓狗/斐天】无尽夏01-03

答应了给主任@同促会驻王家屯卷烟厂 的澡盆车,前情铺垫可能有点长,篇幅一共多少就随缘吧。

简介:


    当时,大明星还没有成为大明星,留学生也没有踏上留学之路,两个人就这样识于微时,故事开始不受控制地自行生长,一发不可收拾。


01

    唐斐捡到一个二房东,未成年,腿特别长,会洗衣做饭的那种。

    那是在刚刚入夏的时候,唐斐从上一个剧组杀青之后迟迟没有接到下一单生意,突然就从一名忙忙碌碌的剧组武替变成了赤贫的无业游民...

真的想看大神亲自操刀拍三个月相声是什么效果!

二次马甲:

和会长聊天的脑洞

1 / 3

© 椒盐棒骨 | Powered by LOFTER